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儿子终于满足了 欲望

儿子终于满足了 欲望
欧曼玲的下体刚被儿子折磨的还在隐隐作
哪还有心情欣赏夜景,就在欧曼玲住的宾馆旁的路灯下坐下来,抱着膝盖,看着自己
白皙的脚儿,想着中午还被这个年轻人当成女神,想不到在他得到欧曼玲的身体之后,
竟然敢还手打欧曼玲,是欧曼玲高估了自己的魅力,还是他原本就是想玩欧曼玲的身子。看来
婚外情真的靠不住,欧曼玲以后还是规规矩矩的做个好女人,等明天回到学校,欧曼玲就
再也不搭理儿子,除非他现在下来给欧曼玲下跪,求欧曼玲原谅。

  「小姐,还没接到生意呢,多少钱一晚,我们三个人要包夜。」这时,从对
面走过三个民工模样的大汉,开口对欧曼玲说道。

  「你们走开,我不是小姐。」他们竟然把欧曼玲当成了小姐,真是气死欧曼玲了。

  「不是小姐你这幺晚坐在这儿干什幺,是不是怕我们三个人没钱给啊,别门
缝里看人把人都看扁了,说吧多少钱,我们不还价就是了。」三个人还是没有死
心,贪婪的看着欧曼玲裙下露出的雪白美腿。

  看着三人色迷迷的眼神,欧曼玲有点害怕了,不再搭理他们,起身往宾馆的方向
走去。

  「看不起人,妈个逼的,你个卖逼的,还挑客户,兄弟们,咱们就在后面的
草丛里办了她。」其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对另两个同伙说道。

  说完,他们三个人向欧曼玲追来,因为欧曼玲穿的是拖鞋,没跑几步就被他们抓住。
欧曼玲惊恐的大声呼救,但被他们迅速按住嘴巴,动作极度粗野的把欧曼玲按倒在地,几
秒锺后,就把欧曼玲拖拽到了路边的草丛中。

  欧曼玲奋力挣扎,但怎幺也不是三个成年男人的对手,眼看离公路越来越远,欧曼玲
的心一下绝望到了谷底。儿子会不会来救欧曼玲呢?说到底是欧曼玲先动的手,刚才儿子
并不知道欧曼玲被他插成了什幺样子,所以他不理解欧曼玲那一巴掌是因为气他不听话、
是因为他不懂的珍惜欧曼玲的身子,才轻轻的打了一巴掌,可欧曼玲并没有使劲,欧曼玲怎幺
会真的去打一个欧曼玲已经为他敞开大腿和心扉的小伙子呢,可是这一切都晚了,小
强刚操过的美穴,将要被眼前这三个邋遢的男人糟践,欧曼玲以后又有什幺资格继续
骄傲下去呢。

  「大哥,这娘们儿肯定是刚接了活儿,下面还热着呢,骚哄哄的,好家伙,
下面都被操肿了,小穴真他娘的好看。」其中一个小瘦子男人,已经强行脱下了
欧曼玲的内裤,将欧曼玲的裙子掀到腰间,将两根肮髒的手指插入了欧曼玲的穴中说道。

  用手堵住欧曼玲嘴巴的络腮胡子一看,嘿嘿的笑道:「还他妈的看不起人,装的
跟个纯情老师是的,不知道让多少个男人操过了,碰到俺们兄弟三个,算是为消
费者报仇了,让你这坑人的逼,也回报一下社会。」

  「哥,你看这娘们儿的奶子,真大,我就想操奶子,行吗,哥?」另一个矮
胖子大力的揪着欧曼玲的乳头,向络腮胡子请示道。

  「行,老二把这娘们儿的内裤给我,我给她塞到嘴里,你们俩把腰带解下来,
把她手绑住,一会儿你们先帮我按着,我先操,操完,我再帮你们按着,咱兄弟
仨今个儿也开开荤,操个免费大美逼!呵呵!」络腮胡子说完,已经把欧曼玲的内裤
全部塞到欧曼玲的口中,欧曼玲惊恐的眼泪与悲伤一起,顺流成河。

  欧曼玲挣扎,欧曼玲颤抖,欧曼玲渴望被救赎,欧曼玲渴望脱离三人的魔爪,欧曼玲最渴望的还是
儿子有力的怀抱,可是一切太晚了:
  络腮胡子已经脱下了他的裤子,接着微弱的路灯,欧曼玲看到他的下体丑陋不堪,
大约有10厘米左右,黑乎乎如同一条烧火棍,欧曼玲知道不会有人来救欧曼玲了,老公
对不起,儿子对不起,欧曼玲没能为你们保住身子。

  没有一点舒服可言,欧曼玲完全被死死控制在三个人的手里,除了屈辱,欧曼玲的心
里没有任何感觉,如果给欧曼玲一把刀,欧曼玲会选择自杀,或者杀了他们三个强盗。

  「吆喝,舒服,这娘们儿的小逼还真紧,里面挺还烫,真是好逼,兄弟们按
好了,我得好好操操她,哎呀,舒服,舒服死我了。」络腮胡子无耻的说道,他
的鸡巴已经插进了欧曼玲本就湿淋淋的下体,欧曼玲发誓,欧曼玲的淫水全是为儿子流的,只
是他们插入的时候,还没有干涸,欧曼玲绝没有动一丝欲念。

  欧曼玲的下体依旧疼痛,不是因为络腮胡子无耻的鸡巴,而是儿子刚才的折磨,
阴道内部的肌肉还没有完全恢复。可此刻欧曼玲宁愿再次被儿子可劲儿的折磨,哪怕
是把欧曼玲的美穴儿撕裂都行,也不愿意被眼前这三个肮髒的男人捅一下。

  可一个弱质女流在三个成年男人的手下,怎能能逃脱被淩辱的命运呢,欧曼玲愤
恨的睁着眼睛,不停扭动着身体反抗,可一切都是徒劳,在欧曼玲微不足道的反抗中,
下体被络腮胡子不停的抽插着。欧曼玲已经沦为了别人手中的猎物,人为刀俎,欧曼玲为
鱼肉。上天,让欧曼玲死吧。

  「啊!」络腮胡子突然从欧曼玲的阴道中拔出了鸡巴,瞬间瘫软在地,紧接着,
旁边按着欧曼玲的两个人,也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此时,欧曼玲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矗立在欧曼玲面前,如同一个战神,他就是
上天派来救欧曼玲的Mars。

  来人也不说话,身体的移动速度像一只非洲豹,不到两分锺,就将先前强暴
欧曼玲的三个人都打翻在地,欧曼玲看不到他的模样,但他转身之后,通过灯光,在他赤
裸的后背上看到了此刻欧曼玲最不想见到的一副图案,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是儿子,欧曼玲的儿子,欧曼玲的小爱人,可现在的欧曼玲,已经彻底髒了,下面已经被
别人用过了,再也没有资格让他为欧曼玲舔穴儿,再也没有资格接受他的爱,只有闭
着眼睛,等儿子放开欧曼玲,欧曼玲就找个地方去自杀,或者永远离开他。

  儿子看欧曼玲委屈的神情,和被淩辱过的模样,咬着牙向地上的三个人问道:
「你们都谁操过她了。」

  三个人呻吟着趴在地上,不肯回答。

  儿子一脚踢在络腮胡子赤裸的下体上,恶狠狠的问道:「除了你,还有谁,
说出来,你可以不死。」

  络腮胡子在儿子这一脚之下,已经说不出话来,身体抖动着缩成一团,旁边
的小瘦子惊恐的说道:「就我哥自己上了,我们还没有轮到。」

  「很好!你们都可以活着!」儿子说完,身体淩空跃起,如同一只黑蝙蝠,
在下落的同时,一脚踢在络腮胡子的胸间,一声沈闷的响声过后,络腮胡子立马
就休克了。

  儿子一语不发,轻轻的从欧曼玲的口中扯出欧曼玲的内裤,给欧曼玲温柔的穿上,双手搂
过欧曼玲的肩膀,将欧曼玲紧紧的拥抱在他的心口,眼泪从他坚毅的脸庞上滑落,滴到欧曼玲
的赤裸的身体上。

  「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打你,让你被侮辱,我……」儿子哭泣着,
说不出话来。

  此刻,欧曼玲的心真的好痛,这幺好的孩子,欧曼玲为什幺要使性子打他,为什幺要
赌气出走,本来欧曼玲比他大了接近二十岁,应该像疼爱儿子一样疼爱他。苍天,为
什幺你要戏弄欧曼玲,是对欧曼玲耍小孩脾气的惩罚吗?这也太重了,为什幺回到宾馆后,
欧曼玲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躺在浴缸里,没有劫后余生的惊喜,也没有了被强奸的愤
恨,只是觉得自己身体好髒,比妓女的身体都髒。欧曼玲伸手大力的往自己的阴道抠
去,这肮髒的阴道,就是一个烂逼,无耻的烂逼,欧曼玲要毁了它,欧曼玲要彻底撕烂它。

  就在欧曼玲正歇斯底里的自残时,儿子听到了欧曼玲发出的声音,一下将欧曼玲反锁的浴
室门踢开,沖进来将欧曼玲抱在怀中,看欧曼玲已经用手把大腿抓破,正準备往穴口抓,
当下将欧曼玲的胳膊搂住,让欧曼玲动不了一丝一毫,他哭着向欧曼玲忏悔:「妈妈,你别这
样,你要再折磨自己,我就出门让车撞死,求你了,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我以
后再也不会打你了,再也不会不听你的话了,只要你别再折磨自己的身子,我什
幺都听你的。刚才发生的事儿真的没什幺,我不在乎,那个人(络腮胡子)以后
再也不是男人了,要不我现在就追出去把他们都杀了,给你报仇!」

  「放开我吧,我已经髒了,跟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背叛老公我认为值得,
可是我刚才被别人强奸了,我已经不配让你爱,让你疼了,我浑身都髒了,再也
不干净了。」说完,欧曼玲的泪水又一次决堤而出。

  「不髒,不髒,你最干净的,我以后还给你舔穴儿,给你舔屁眼儿都行,求
你别折磨自己了,你的身子要是折磨坏了,我也不活了,我是真爱你的身子,我
现在就给你舔,希望我的舌头和唾液可以洗净你心里的阴影。」儿子说完,不顾
欧曼玲的反抗,又一次把欧曼玲抱回床上,并强行分开了欧曼玲的双腿,双唇满含深情的吻在
了欧曼玲的情口上。

  欧曼玲看的清清楚楚,他的眼泪,在他的嘴唇接触到欧曼玲的穴门时,也滑落下来,
像是心疼自己最宝贵的玩具一样,他爱恋的、轻柔的舔舐着欧曼玲的小阴唇。

  「儿子,妈妈不值得你爱,不值得你这样对我,如果你真的不嫌弃我,就再
入我一次,让我死在你的肉棒下,这一次我肯定不会再打你,妈妈已经知道你的
心意,你操的我越痛,说明你越爱我,来吧,我的孩子,就让妈妈最后在伺候你
一回,从此妈妈就是死了,也心甘了。」说完,欧曼玲紧紧的把他的头夹在欧曼玲的大腿
间,用胳膊深情的拥抱着。

  「不,妈妈你骗人,你说以后都让我操的,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捨不得你,
我想一辈子都操你,一辈子,在一起,你答应过的,答应过的……」儿子说完,
眼泪婆娑,像个没娘的孩子一样,表情让人疼惜。

  欧曼玲的心再一次被融化了,就像欧曼玲的阴道,又一次敏感起来,大小阴唇都自动
裂开,为儿子的舌头敞开了胸怀。

  「妈妈的好孩子,好,妈妈答应你,只要你不嫌弃妈妈,妈妈让你操一辈子,
就算你再把妈妈插尿了,妈妈也开心。」说完,欧曼玲终于破涕为笑,把两条雪白、
粉嫩的大腿叉的角度更大,让儿子可以玩的更仔细。

  这一次劫后重逢,儿子显然对欧曼玲的身体更加珍惜,足足舔了二十分锺,因为
欧曼玲还没有从被强奸的恐惧中走出来,所以欧曼玲的情欲苏醒的有点缓慢,竟然没有达
到高潮,但下面的美穴儿,已经淫水泛滥,一片淫靡的景象。

  儿子玩心又起,把双手的十个指头轮流插入欧曼玲的情口内,一边插手指,嘴里
还一边报数:一个,两个……最后他的十根手指都变得滑腻腻的,上面蘸满了欧曼玲
的淫水,而欧曼玲的穴口,如同一个糜烂的桃子,黝黑的阴毛、大小阴唇都搅在了一
起,看起来水汪汪的拥挤成一堆。而欧曼玲的情欲也被调动到最炙热的阶段,仿佛只
要被儿子的大肉棒轻轻一戳进欧曼玲的美穴中,欧曼玲立马就会达到高潮,可看到儿子玩
的这幺开心,欧曼玲只要尽力克制着自己,不敢说出让他插穴的要求,欧曼玲怕把欧曼玲当成
一个欲壑难填的无耻女人,激情过后,会嫌弃欧曼玲丰满白皙却又被玷汙过的身子。

  「妈妈, 想插你了,这次儿子一定听你的话,要是你感觉疼,欧曼玲肯定停下
来,再也不由着性子使劲干你的嫩穴了,可以吗?」儿子大概已经猜到他第一次
给欧曼玲的沖击实在太大,也在试探,欧曼玲到底是否真的有决心接纳他的大肉棒。

  看着儿子小心翼翼的模样,欧曼玲心中有些不忍,起身把他推倒在身下,伸手握
住他一直跳动的大鸡巴,看着他肌肉分明的年轻身体,爱恋的俯下身,亲吻他的
每一寸肌肤,从脖颈、胸肌、肚脐、鸡巴,龟头,春袋、大腿、手指、脚背,欧曼玲
像一个极度淫蕩又欲求不满的女人一样,因为在欧曼玲的眼里,此时的儿子,是属于
欧曼玲一个人的,欧曼玲要他,欧曼玲要他的全身,虽然欧曼玲是他的妈妈,
现在他只是欧曼玲的爱人,欧曼玲老公是因为有法律规定可以碰欧曼玲的身体,而儿子则是欧曼玲
内心和肉体的选择,谁都不能阻止欧曼玲疼爱自己的爱人。

  「儿子,这次你让妈妈自己来行吗,你躺着不要动。」欧曼玲依旧惧怕手中的肉
棒,虽然欧曼玲是这样为它着迷,但欧曼玲的身体不争气,子宫生的靠前,情口又紧窄,
如果是别的女人,可能早就舒舒服服套弄起来了,可欧曼玲还要努力是去适应。

  儿子乖乖的双腿并拢躺下,用手捧起欧曼玲的屁股,将欧曼玲的身体擡起,欧曼玲知道他
想直接把欧曼玲的下体套在自己挺立的鸡巴上,当下就制止了他,双脚踩在床上,骑
马一样的姿势,下体流出的汁液,开始一滴又一滴的流到他如乒乓球一样大小,
紫红色的龟头上。

  「我给你托着屁股,你一喊疼,我就把你托起来,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受
罪了。」

  「嗯,妈妈的命就交到你手里了,儿子你这次可一定要听话,你知道妈妈的
穴小,子宫又生的靠前,直接被你的大肉棒插进去,妈妈真的痛不欲生。」

  说完,欧曼玲慢慢的下蹲,首先是欧曼玲的外阴接触了他的龟头,一种软麻麻的感觉
从下体传来,让欧曼玲的欲望更盛。

  女人的身体就是很奇怪的,欲望来临时被插入与被强奸时插入的感觉截然不
同,被强奸时,女人的身体没有那幺敏感,也不会在乎当时的感受,很多小说里
写的,女主角被强奸后,插着插着就达到了高潮,那肯定是想象的。因为女人被
强奸时,我们只会感到疼痛,而真正的高潮必须要放开心中的束缚,身体的欲望
完全焕发,才能让我们的下体更加敏感。而让我们达到高潮的前提条件,就是刺
激、甜蜜、和缠绵的爱意。如果没有这种前戏与挑逗,没有肉体欲望,只会给我
们的身体带来创伤与疼痛,就像小姐,她们每天接客几个或者更多,真正达到高
潮的时候,也就一两次。

  欧曼玲用敏感的阴道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儿子的肉棒,龟头已经插进来了,连同欧曼玲
的小阴唇也一并被带入了阴道,欧曼玲浅浅的起身,将小阴唇翻出,再一次缓慢的下
蹲,又有大约10厘米肉棒进入了欧曼玲的阴道里,欧曼玲情不自禁的开始缩紧了阴道,
龟头已经抵触到欧曼玲的子宫颈部,酸、软、酥、麻的感觉又回到了欧曼玲的身体中,欧曼玲
能清楚的感觉到欧曼玲的子宫颈部上的神经,正在颤抖,这种颤抖一直延伸到欧曼玲的乳
尖、脊椎,欧曼玲无力的跪了下来,双手前伸,疲软的按在了儿子健壮的胸肌上。

  「又到底了是吗妈妈,就这样吧,以后欧曼玲就插进来这幺多,你别难为自己了,
欧曼玲已经很舒服了。」儿子也感觉到欧曼玲的阴道比较浅,不想让欧曼玲太难过。

  「儿子……孩子……你坐起来,咬妈妈的乳尖……快,妈妈的身体要垮掉了
……快点……好孩子,妈妈的亲老公……快抱着妈妈……紧紧的抱住。」

  此时此刻,欧曼玲需要一个拥抱,一个紧紧的拥抱,在欧曼玲感觉到整个身体都要被
洞穿的时候,需要男人的安慰。儿子立即把双手从欧曼玲的屁股下抽出,一只手环到
欧曼玲的背后,另一只手大力的捏住欧曼玲的一个乳头,与此同时,他坐起身张口咬住了
欧曼玲的另一个乳头。欧曼玲的身体没了支撑,只好紧紧的将儿子的脑袋搂在怀里,用双
腿支撑身体,阴道和子宫颈部传来的酸麻感,让欧曼玲已经生死不能了,当下,欧曼玲双
眼一闭,双腿不再硬撑,径直坐了下去。

 欧曼玲的子宫如同一株含羞草一样,被儿子小巧的龟头插入之后,便紧紧的将它
包裹起来。幸亏儿子的鸡巴头毕竟小,与欧曼玲的子宫正好匹配。但子宫毕竟是女人
最娇嫩的部位,此时里面有一根火热的肉棍,如同一条被刀片割伤的伤疤,只要
刀片没有取出,它就永远不会愈合。此时欧曼玲的子宫就是那条刀疤,它想自欧曼玲保护、
收缩起来,可儿子的鸡巴已经不给它任何机会,静静的杵在里面。

  欧曼玲已经抖如筛糠,阴道和子宫里又传来火辣辣、酸楚楚的疼痛,但与上一次
不同,上一次是被儿子强行进入,这一次是欧曼玲主动坐下,在心理上早有準备。欧曼玲
的双腿、嘴唇、双手、胸口都在颤抖,手脚也变得冰凉,儿子被欧曼玲此时的状态吓
到了,想把欧曼玲抱起来,让他的鸡巴脱离欧曼玲已经被他洞穿了的子宫。

  「别动……儿子,让我死了吧……我……我……」欧曼玲已经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妈妈,你咋了,别吓我。」儿子擡头见欧曼玲眼泪和口水都已经不受控制的流
出,用力摇欧曼玲的肩膀。

  「没事儿……不要摇我……痛……好痛……儿子……妈妈已经把身子完完全
全都给你了……你开心吗……妈妈可能要你被操死了……不过妈妈心甘情愿……」
欧曼玲断断续续的说出欧曼玲的心里话,此刻欧曼玲不敢大声叫,怕声音会牵动欧曼玲的下体,就
让欧曼玲静静的在地狱门口等待命运的审判吧!

  「不,我不要你死,我爱你妈妈,你的下面好紧,把我的鸡巴都夹疼了,感
觉我的鸡巴头就像插进了一团面中,好粘、好舒服。」儿子说完,继续咬欧曼玲发硬
的奶头,胸部的疼痛,让欧曼玲下体的感觉稍微缓和了一下。

  「儿子……听妈妈的话……把我……把我慢慢托起来……妈妈已经没有力气
了……托起来再放下……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儿……不要管妈妈什幺表情……也
不要管妈妈说什幺……妈妈真的没事儿……真的……就是没有力气伺候你了……
你就放心使劲插妈妈的烂逼吧……反正也不是什幺好东西了……快……妈妈这样
支持不了多久的。」欧曼玲是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在欧曼玲和儿子拥抱的这几分锺里,
欧曼玲的知觉又恢复了,下体的疼痛越来越少,而那种酸楚的感觉却在增加,随之而
来的还有一种甜甜美美的感觉袭上心头,像烟花一样在欧曼玲心中绽放开来。

  儿子的双手从欧曼玲大腿下面穿过来,搂过欧曼玲的臀尖,手腕用力,把欧曼玲的屁股往
上一托,他的龟头瞬时脱离了欧曼玲的子宫,竟然又是一阵疼痛传来,就像打针一样,
拔针的时候,才是最疼的,但没有几秒就消失了,因为儿子的鸡巴头又重新插回
欧曼玲的子宫。

  欧曼玲终于明白为什幺有人说女人就是天生的受虐狂,刚才的疼痛过后,子宫里
传来的酸软感觉,开始让欧曼玲怀念刚才的颤抖,欧曼玲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不可救药了!

  「啊……儿子……再来……妈妈的好孩子……你受点累……多托妈妈几次…
…妈妈要飞了……啊……疼……舒服……妈呀……疼……舒服……儿子……妈妈
的亲汉子……你的小红红要被你操死了……又活了……妈呀……又死了……王八
蛋儿子……妈妈的小爱人……妈妈的大屌郎……」连续的刺激已经让欧曼玲语无伦次,
欧曼玲发疯一样胡言乱语,被动的感受着这种在生死间徘徊的感觉。

  「妈妈,我的骚货亲妈妈……你的穴还真和别人的不太一样……比别人的都好
……比别人的都贱……我操死你……操死你个妓女托生的……让你跑……让你离
开我……让你让别人操不让我操……我爱你……妈妈,我的宝贝儿……我想操你
一生一世……你答应我吧。」

  儿子说完,又把欧曼玲翻到身下,这一次欧曼玲已经不像第一次那幺疼了,雪白的双
腿紧紧的夹着儿子的腰,这样一来是不让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二来有种拥有的感
觉。

  我们终于磨合成功,突破了世间和身体的禁忌,彻彻底底的结合,欧曼玲温柔的
伸手为儿子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用手尽力把身体支撑起来,嘴巴靠近儿子的头
部,伸出小巧的舌头,伸进了儿子的口中,欧曼玲的口水与他的口水都混在了一起,
有种甜甜的味道。而此时欧曼玲的阴道也一直没有闲着,儿子的鸡巴在欧曼玲的子宫里已
经熟门熟路,连续几百抽,每次都把龟头扎到欧曼玲的子宫后壁,他狰狞的表情,好
像真的想把欧曼玲操死,或者把欧曼玲的情口玩烂。

  「啊……强强……你太用力了……妈妈被你插丢了……你也……和妈妈一起
高潮吧……快……快……再插十下我就丢,都丢给你……用力……把妈妈的骚逼
插烂吧……啊……快……」欧曼玲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高潮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
儿子突然把鸡巴抽离了欧曼玲的阴户,就用龟头在欧曼玲的外阴上顶着。

  欧曼玲当然不依,挺着下体紧接着往下顶去,想再一次用阴道吞入他的鸡巴,好
难受,欧曼玲不能没有他的鸡巴,欧曼玲要,欧曼玲要!

  可儿子故意不给欧曼玲高潮,刻意折磨欧曼玲的灵魂,在欧曼玲往前送上欧曼玲柔软的阴户时,
他把腰往回一缩,欧曼玲的双腿都没能夹住他,他的龟头依旧顶在欧曼玲的穴口,不停的
摩擦着欧曼玲发烫的阴蒂。

  「呵呵,浪妈妈,快说自己是个浪逼,说自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货,说了我
就继续插你。」

  「讨厌,人家都被你插成这样了,还欺负我,我……我是浪逼,我是骚货,
我以后天天被儿子插,我的逼就是为儿子生的,行了吧,别折磨我了,我的好孩
子,快救救妈妈,以后妈妈什幺都听你的。」此情此景,欧曼玲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
只希望儿子能大力的蹂躏欧曼玲,抽插欧曼玲娇嫩的美穴儿。

  「叫爸爸,叫爸爸我就插你。」儿子还不满足,又提出了更无理的要求。

  「爸,我的大鸡巴亲爸,你就可怜可怜你的乖女儿好吗,快捅我的穴穴好不
好?好儿子,你真要把妈妈折磨死吗?红红的美穴儿就这幺不值得你插吗?这幺
浪的穴儿,你真的一点都没兴趣吗……啊……舒服……强强……我的好老公……
不要再离开我了……使劲插……用力……啊……我丢了……都丢给我的强强了…
…我的水……我的身子……都是强强的了……永远都是!」

  儿子终于满足了欧曼玲的欲望,他又一次把那条让欧曼玲着迷的鸡巴插入了欧曼玲的美穴
之中,这一次来的更加猛烈,连续五十多次抽插,次次用龟头破入欧曼玲的子宫,欧曼玲
感觉整个子宫内壁都已经发胀。情到浓时,欧曼玲被操的身体僵硬,高潮一浪接着一
浪,竟然在几分锺内,连续达到了两次高潮,欧曼玲的淫水都不知道喷洒了多少,最
后欧曼玲直挺挺的躺在他的身下,浑身痉挛着,凭借最后一点意识,感觉到儿子还在
奋力的抽插着欧曼玲的肉洞,又是连续一百多下,欧曼玲已经是第三次高潮了,身体的机
能几乎丧失,他才射出了他的精华,滚烫的精液浇灌到欧曼玲的子宫内壁,连续十次
喷洒,烫的欧曼玲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感觉欧曼玲的整个子宫都被他灌满了,这种感
觉真的好甜蜜、好心酸、好幸福。

  年轻人的体力真是好的可怕,儿子射精后,没有把鸡巴从欧曼玲的阴户中抽出,
直接抱着欧曼玲起身,双手托着欧曼玲的屁股,嘴里还含着欧曼玲的奶头,大刺刺的走到浴室,
欧曼玲们下体仿佛已经长在了一起,他躺在浴盆中,欧曼玲带着甜美的微笑,软软的趴在
他胸前,在温热的水中, 又做了一次。

  洗澡之后,他又把欧曼玲抱回到床上,此时欧曼玲已经精疲力尽,下面的穴儿饱受摧
残、红肿不堪。可儿子就像变形金刚里的机器人,不知疲倦的用他的大鸡巴插欧曼玲
的脚儿、插欧曼玲的乳沟、插欧曼玲的腿弯、还有欧曼玲的嘴巴,整个晚上,房间里春意盎然,
欧曼玲一直在暴风骤雨中飘摇,嫩叶不经春带雨,一枝梨花任雪欺,内心却充满了摇
曳的甜美。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